七成受訪未婚青年不希望父母介入自己擇偶

旅順廣播電視網綜合 劉 欣2019-06-20 10:07:20
瀏覽

  現在不少父母都會參與子女的擇偶。比如,有專門為單身子女父母建立的微信群,群中父母互相交換子女信息,父母認可后再讓孩子聯系見面。還有的父母會在孩子相親前,提前考察對方情況。

  近日,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wenjuan.com),對1953名未婚青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0.2%受訪青年不希望父母介入自己的擇偶問題。對于有些父母在孩子相親前就替孩子把關的做法,46.7%受訪青年擔心這種把關變成代勞。

  參與本次調查的受訪未婚青年中,來自一線城市的占30.0%,二線城市的占47.9%,三四線城市的占19.0%,城鎮或縣城的占2.1%,農村的占1.1%。男性占45.8%,女性占54.2%。

  52.8%受訪青年覺得父母為孩子相親把關有必要

 

  家住江西南昌的95后林鵬(化名)在父母的安排下,相過兩次親,但都沒有成功。“我并不排斥相親,因為我平時比較宅、認識的朋友比較少,父母給安排相親,可以多認識一些新朋友。他們也是希望我盡快解決人生大事,本身出發點是好的”。

  但林鵬同時認為,兩代人之間的婚戀觀念是有差別的,而且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時代了,自己的意見、想法更為重要。

  調查中,83.7%的受訪未婚青年有過相親經歷。70.2%的受訪未婚青年表示不希望父母介入自己的擇偶問題,但其中34.9%的受訪未婚青年表示父母已經介入了。

  在江蘇揚州從事文職工作的95后楊靜(化名)還沒有相過親,但之前的一段經歷,讓她不希望父母過多地干預和介入自己戀愛擇偶。“有個男生追求我,我覺得沒感覺、聊不來,就拒絕了。這件事情讓我父母知道了,他們覺得這個男生條件不錯,我應該和他相處看看,這讓我覺得父母有點忽略我的個人感受”。

  調查顯示,52.8%的受訪青年覺得父母為孩子相親把關有必要,46.2%的受訪青年覺得沒必要。

  “如果孩子愿意讓父母把關,這是好事,畢竟父母比孩子閱歷廣,經驗更多,可以給孩子多提供一個視角。但如果孩子不需要、不希望父母過于參與他的生活,那么父母不把關更好。”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肖雪萍認為,父母對孩子真正的愛,表現為根據孩子的需求來調整自己關心和愛的方式。

  “從父母的角度來看,一般父母想參與到子女的婚姻中,往往是因為他們很愛孩子,很關心孩子,但需要把握一個度。”肖雪萍認為,父母在孩子的婚戀問題上,可以提建議,但不該提要求,不要去主導。“父母需要多理解孩子的想法,而不是評價、批評。父母希望幫助孩子實現幸福,但不能一味地堅持自己的想法,讓孩子聽自己的。作為子女,有時總想要一股腦地完全拒絕父母意見,想通過這種方式證明自己長大了,但有時父母的人生經驗更為豐富,可以學習和吸收,在心態上不能全盤否定父母的建議。同時也要保留自己的主見和認知,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楊靜對記者說,她工作后,交際圈子很小,認識異性朋友的渠道也少,“但如果是父母安排的相親,我會很介意他們在子女還沒開始接觸前,就對對方的條件進行評判。我覺得現在年輕人談戀愛看重感覺,兩個相處是不是來電,條件好不好只是附加的,而父母提前把關,看重的更多是物質條件,就算為子女篩選了可以相親的對象,也很難滿足子女的擇偶需求”。

  父母在子女相親過程中,在什么環節把關更合適?調查中,46.1%的受訪青年認為是“孩子們談得來,再跟父母介紹情況”。選擇“父母參與子女的相親,進行把關”“雙方父母先交流,把關后子女再見面”的比例均不足兩成。

  父母在相親前就把關,46.7%受訪青年擔心把關變代勞

  去年夏天,90后董偉(化名)從法國畢業回國參加工作。由于在國外學習生活了4年,他剛回國時還不適應國內的節奏。起初董偉給自己的規劃是,用一兩年時間適應,等工作穩定下來,再考慮個人問題,但他的父母卻十分著急他的婚戀問題。

  “剛開始我媽說想幫我在婚戀網站上注冊一個賬號,替我發布信息,我還覺得挺別扭的,覺得談戀愛應該是自己的事情。不過胳膊拗不過大腿,最后還是讓他們替我注冊了。”董偉說。

  來自北京的90后劉艷(化名)說,在她參加工作一年后,父母就格外關心她的婚戀問題,不停給她介紹相親對象,還特別關注她和相親對象的進展,“我父母給我介紹相親對象以后,經常問我你們聊天了沒有、對方約你見面了沒有等等。還跑到相親角去給我找對象,一度讓我有點難以接受”。

  調查顯示,對于有些父母在孩子相親前就替孩子把關的做法,46.7%的受訪未婚青年認為這樣有可能出現把關變代勞的現象,孩子會喪失自主性。46.1%的受訪未婚青年覺得“過來人”能更好地提供經驗和建議。

  董偉覺得,父母在替孩子參謀把關時,應該掌握好度。“我覺得如果女孩子給我留言發信息,父母卻幫我回,就很不合適。后來就跟他們商量,可以替我瀏覽,如果有覺得不錯的也可以告訴我,但其他的就不能再介入了”。

  劉艷說,她后來慢慢明白,父母著急是擔心她嫁不好,不幸福。“在一次家庭聚會后,我和媽媽敞開心扉聊了一次,把擇偶條件告訴了她,結果發現在根本問題上不沖突。我也開始接受她們去加入一些家長群,有男孩子的家長聯系她時,我媽會先問我的看法,如果我覺得可以談,她會再和對方家長聊,我覺得這樣也挺好”。

  “在我的心理咨詢工作中,不少年輕來訪者會提到自己關于感情、婚姻、尋找伴侶這方面的困惑。特別是已經成年的年輕人,對和自己人生息息相關的事情卻做不了主,沒有主動選擇的機會。”共青團12355平臺心理咨詢專家、北京楊蘇心理咨詢機構主任咨詢師蔡燕蘇認為,父母為孩子擇偶把關,可以用他們豐富的人生閱歷,為孩子提供一些可參考的建議。但很多父母沒有意識到,雖然自己的目的是“為孩子好”,卻沒有考慮到孩子已經成年,要為自己人生負責的事實。另外,有的父母過度代勞是因為對孩子過強的控制欲、支配欲。“父母過度參與到孩子擇偶中,反映出了兩代人關系邊界不清晰的問題。這種親子關系中,父母會特別想要影響孩子的人生”。

  “我不太想和父母聊自己相親、戀愛的問題,主要是感覺觀念上不太相同,雙方都不太可能被對方改變。”楊靜坦言,面對在婚戀上的不同觀念,自己更多時候用“冷處理”的方式,避免針鋒相對,“盡量避開深入討論,能敷衍就敷衍”。

  劉艷覺得,如果完全不讓父母參與自己的擇偶過程,有可能會增添他們的焦慮,如果故意避開不談,可能會導致自己和父母隔閡更深,最好是能有效地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