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老區井岡山和延安脫貧啟示錄

旅順廣播電視網綜合 劉 欣2019-07-04 11:57:40
瀏覽

  新華社北京7月4日電 題:紅色土地上的不變初心——革命老區井岡山和延安脫貧啟示錄

  新華社記者沈虹冰、胡錦武、陳晨、郭強

  井岡山和寶塔山,一南一北,因一條二萬五千里長的紅飄帶緊緊連在了一起。今日兩地,綠意蔥蘢,早已“舊貌換新顏”。

  旅游旺季來臨,50歲出頭的農家樂老板彭夏英變得更忙了。

 

  這位井岡山茅坪鄉神山村曾經的貧困戶家里,一撥撥游客接踵而至。

  不遠處,她的笑容被定格在村中心的一面“笑臉墻”上,與“神山夢”“小康夢”“中國夢”三塊木牌相互映襯,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1600多公里之外,延安安塞區“80后”青年趙洋洋也在鹿舍里忙碌,身旁的梅花鹿膘肥體健。剛剛摘下貧困帽的年輕人雄心勃勃,計劃著用互聯網把鹿茸產品賣出大山。

  看似并無交集的兩個人,命運之變的背后,映襯著同一曲奮進的時代凱歌。

  2017年2月,革命搖籃井岡山在全國率先宣布脫貧“摘帽”;2019年5月,革命圣地延安整體告別絕對貧困。

  從井岡山到寶塔山,兩片紅色土地的脫貧之路,見證著中國共產黨人不變的初心。

  不忘初心:“決不能讓一個蘇區老區掉隊”

  井岡山,中國革命的搖籃。1927年,中國共產黨人在井岡山創建了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開啟了中國革命走向勝利的光輝起點。

  延安,中國革命的圣地。黨中央前后13年以延安為中心領導全國革命。

  “我們要永遠珍惜、永遠銘記老區和老區人民的這些犧牲和貢獻”“把老區發展和老區人民生活改善時刻放在心上、抓在手上”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

  黨中央從沒忘記!井岡山與延安等老區先后脫貧,中國共產黨人忠實踐行“決不能讓一個蘇區老區掉隊”的莊嚴承諾。

  盛夏已至,延安迎來一年中最美的時節。

  “黨的政策不得了,建起大棚有醫保,娃娃們的煩惱沒有了……”

  坐在搬入的新家,延安吳起縣脫貧戶張春振自編的信天游唱得響亮。拉著記者的手,憨厚的陜北漢子算起賬來,止不住感嘆:修兩座大棚政府補貼10萬元,做手術報銷6萬元,還有安置房、教育補貼、公益性崗位收入……

  透過窗戶向外望去,吳起勝利山上游人如織,中央紅軍長征勝利紀念碑高聳入云。84年前,一支肩負著民族救亡使命的隊伍落腳于此,開啟了一段從勝利走向勝利的光輝征程。

  時光荏苒,在這支隊伍曾經戰斗的地方,如今處處換了模樣。

  高聳的門樓、寬敞的村道,咖啡屋、小吃鋪……走進井岡山大隴鎮大隴村,人們被眼前的場景深深吸引。

  90多年前,為打破敵人的經濟封鎖,紅軍在大隴村開辦了第一個紅色墟場,設立公賣處,收購農民的土特產,向他們出售平價食鹽、藥材等生活必需品。

  90多年后的脫貧攻堅中,大隴村成立旅游公司發展鄉村旅游。距昔日公賣處不遠,一家新公賣處又開起來了,曾在外打工的“90后”張春華成了這里的售貨員。她說:“游客越來越多,山貨土貨都成了搶手貨,村民們的日子越過越好!”

  站在歷史發生地回望歷史,來時的路會看得愈發清晰。

  井岡山朱砂沖林場行洲村一棟古樸的老宅前,時光仿佛凝固。

  房檐下,單字一尺見方的標語——“紅軍是為勞苦工農謀利益的先鋒隊”,雖歷經風雨,仍清晰可見。

  這是在革命戰爭年代,中國共產黨人對自身初心和使命樸素的概括。

  “加快老區發展步伐,做好老區扶貧開發工作,讓老區農村貧困人口盡快脫貧致富,確保老區人民同全國人民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是我們黨和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

  這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新征程里,中國共產黨人的鄭重承諾。

  延安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執行院長譚虎娃說,堅持黨的領導,既是中國革命取得勝利的根本原因,也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根本保證。革命老區陸續脫貧,是一代代中國共產黨人帶領人民接續奮斗的結果。

  從井岡山到延安,黨旗始終高擎在脫貧攻堅的最前線。

  “我們選派了112名扶貧第一書記,3000多名黨員干部駐村幫扶。”井岡山市委書記劉洪說,正是在黨的領導下,井岡山在全國率先脫貧“摘帽”,取得脫貧攻堅戰的首場勝利!

  脫貧后,井岡山廈坪鎮廈坪村第一書記謝冰每月仍有20多天吃住在村里。他說:“我們不敢有絲毫懈怠,鄉親們剛脫貧,還要‘送一程’。”

  1784名干部駐村擔任第一書記,1546個駐村工作隊直插一線,3.74萬名干部開展聯戶包扶……在延安,告別絕對貧困后,干部們沒有松口氣,仍扎根于山山峁峁之間。

  “黨的領導是我們最大的政治優勢,也是戰勝一切困難的制勝法寶。”延安市委負責人說,唯有不忘初心,方可告慰革命先輩,才能繼續一往無前。

  永遠的使命: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

  數十年來,井岡山市從“人口不滿兩千,產谷不滿萬擔”、只有5條羊腸小道的窮鄉僻壤起步,建成了國家5A級旅游風景區和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市縣;延安市的貧困村全部退出,貧困發生率降至0.66%,從溝壑縱橫、生態脆弱、“最貧困的地區之一”變成了國家森林城市、衛生城市和優秀旅游城市。

  滄桑巨變的背后,是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群眾“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擔當和氣魄。

  每天,井岡山五大哨口之一的黃洋界都會迎來許多游客。

  這里是井岡山斗爭時期以少勝多的經典戰役——黃洋界保衛戰的發生地。90多年前,敵人以近6000人的兵力來犯,妄圖一舉打開根據地的大門。此時,保衛黃洋界的是紅軍31團的兩個連,不足300人,且武器彈藥匱乏。

  “力量對比如此懸殊,紅軍為什么能夠贏得這場戰斗?”不少游客問。

  “答案就在于黨和紅軍始終與人民群眾同甘共苦,充分發動群眾,筑成了一道不可戰勝的銅墻鐵壁。”講解員張鑫回答道。

  無論時光流轉,始終依靠人民,一切為了人民,是共產黨人不變的本色。

  延安宜川縣云巖鎮莊頭村的王建峰一度灰心喪氣。中年喪妻、住在老舊的窯洞里,還要供兩個女兒上大學,生活的重負將這個漢子壓得喘不過氣來。鎮黨委書記馬偉偉第一次上門,他“幾盆冷水”就潑了上去:“窮了半輩子,誰也沒辦法,你回去吧!”

  3年后,記者再見王建峰,已是在他家的新房內。在馬偉偉耐心地幫扶下,王建峰的兩個女兒得到教育扶貧資助,順利完成學業。靠著政府提供的3.58萬元幫扶資金,他蓋起了3間磚瓦房。鎮里聯系技術員手把手指導果園管理,找來客商上門收果。馬偉偉還幫王建峰找工作,這位曾經的“金牌廚師”再次上崗。

  “如果不是黨員干部們一次次上門幫我解決困難,我咋能過上這樣的光景!”如今的王建峰揚起了信心的風帆。他說,黨和政府給了太多太多,剩下的,就得靠自己的奮斗!

  千里之外,與王建峰素不相識的吳云月,也發出了同樣的感慨。

  在井岡山茅坪鄉壩上村,吳云月一大早便起床準備“紅軍餐”。早年喪偶后,她含辛茹苦將兒子撫養成人。后來,乘著脫貧攻堅的春風,她積極參與村里“紅軍的一天”培訓接待,去年純收入達1.5萬元。

  每當干部走訪,吳云月總是這樣樂呵呵說道:黨和政府給了我那么多幫助,但我不能什么都指望政府,自己也得努力才行!

  “黨員幫、群眾干,脫貧致富能實現。”在井岡山和延安,記者不止一次聽到這樣的話。干部與群眾同吃同住同甘苦,一起用汗水澆灌出了紅彤彤的光景。

  從泰井高速出口進入井岡山的道路兩旁,九豐農業博覽園、靈芝產業園、九黃桃合作社、獼猴桃基地等依次鋪開,一條現代農業產業帶漸成規模。

  這里的老表們說,過去井岡山的干部最愛問三個問題:GDP增加多少、財政收入實現多少、固定資產投資了多少。現在成了“新三問”:村集體經濟收入如何、農民人均純收入如何、貧困發生率如何。

  考慮問題的角度變了,不變的是一切為了群眾的真摯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