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場多邊外交 習近平明晰“中國觀”“亞洲觀”“全球觀”

旅順廣播電視網綜合 劉 欣2019-07-01 13:23:51
瀏覽

  二十國集團(G20)大阪峰會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9年上半年的“全方位外交季”劃上句號。從4月到6月,他更是創紀錄地接連出席7場多邊外交活動發表講話,從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世界園藝博覽會、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合組織比什凱克峰會、亞信杜尚別峰會到G20大阪峰會,雖主題各異、話題多元,觀察家們卻可以由此領略習近平對“大變局”之下的中國、亞洲、世界三者定位與關系的最新考量。

資料圖:2019年4月27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雁棲湖國際會議中心舉行圓桌峰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會議并致開幕辭。/p中新社記者 杜洋 攝

資料圖:2019年4月27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雁棲湖國際會議中心舉行圓桌峰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會議并致開幕辭。中新社記者 杜洋 攝

  中國觀,回答“中國經濟如何前行”

  中國經濟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個小池塘。大海有風平浪靜之時,也有風狂雨驟之時。在世界經濟不確定性不穩定性增加的當下,中國經濟能否再次扛過狂風驟雨?

  習近平在今年上半年的多邊外交場合,多次做出正面回應。在G20大阪峰會,習近平重申“中國經濟穩中向好”,GDP增速“連續多年保持在6%以上的合理區間”,同時向世界傳達“中國有信心走好自己的路、辦好自己的事”的強烈信號。

  中國經濟不僅行“穩”,且有更高目標——高質量發展。一是開放。習近平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發表了以“開放”為關鍵詞的講話,以五個“更”來推動制度性、結構性開放;G20大阪峰會上,他又宣布了細化務實的五大舉措,昭告世界:即便“風疾雨驟”,中國推進新一輪高水平開放初心不改、節奏依舊。

資料圖:2019年4月29日,2019年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園,正式對公眾開放。/p中新社記者 毛建軍 攝

資料圖:2019年4月29日,2019年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園,正式對公眾開放。中新社記者 毛建軍 攝

  二是可持續。不論是習近平在世園會上“同筑生態文明之基,同走綠色發展之路”的號召,還是提出共建“一帶一路”要把綠色作為底色,以及在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介紹中國可持續發展成果,都表明中國立足長遠的高站位,與國際主流發展觀相契合。

  透過這些,習近平向世界講述了一個有韌性、有執行力、有責任擔當的中國,打消世界對中國經濟能否承壓、中國開放進程會否繼續、中國發展模式是否可持續的疑慮,為處在變局之中的世界注入來自中國的確定力量。

  “今日之中國,不僅是中國之中國,而且是亞洲之中國、世界之中國”,習近平這一對中國的定位,含有看待中國的三個視角——中國視角、亞洲視角和世界視角,隱含著中國繼續與外部世界互信互敬、互融互利,在全球事務中發揮建設性作用的態度。

資料圖:2019年5月1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出席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并發表主旨演講。圖為開幕式前,中外領導人同出席開幕式的重要嘉賓代表合影留念。/p中新社記者 盛佳鵬 攝

資料圖:2019年5月1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出席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并發表主旨演講。圖為開幕式前,中外領導人同出席開幕式的重要嘉賓代表合影留念。中新社記者 盛佳鵬 攝

  亞洲觀,回答“亞洲實踐意義何在”

  梳理7場多邊外交活動,其中既有亞洲“主題”的亞文會、亞信峰會,也有與亞洲關聯度極高的上合峰會和“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亞洲在中國全方位外交布局中的重要性凸顯。正如習近平所說,中國是亞洲之中國。中國和平發展始于亞洲、依托亞洲、造福亞洲。

  如果說習近平在亞文會上對“亞洲先民”“亞洲文明發展史詩”“古老商路”的追憶,從歷史維度強化了“亞洲命運共同體”的集體意識,那么,習近平亞信峰會講話中暢想的“五個亞洲”愿景,則從現實維度回答了亞洲需要建成一個什么樣的“命運共同體”。

資料圖:2019年6月14日,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十九次會議在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舉行。圖為小范圍會談前,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集體合影。/p中新社記者 盛佳鵬 攝

資料圖:2019年6月14日,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十九次會議在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舉行。圖為小范圍會談前,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集體合影。中新社記者 盛佳鵬 攝

  今年的亞信峰會、上合峰會,習近平在講話中均以一定筆墨談及亞洲經濟發展,強調“發展是解決一切問題的總鑰匙”,提出“要共同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早日達成《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等區域一體化文件”,“要順勢而為,推動地區融合發展不斷取得新成果”。觀察認為,亞洲作為世界經濟的新興增長極,通過融合發展降低經濟運行風險,乃是“大安全觀”的應有之義;這也顯示,亞洲正從過去的“安全共同體”“利益共同體”向當下的“命運共同體”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