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渚古城、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申遺成功

旅順廣播電視網綜合 劉 欣2019-07-07 01:27:09
瀏覽

  良渚古城、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申遺成功

  中國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增至55處,位居世界第一;申遺預備名單已有60余處

  7月6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3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通過決議,將中國良渚古城遺址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此前一天,中國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也被批準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中國世界文化遺產和自然遺產分別增加一處,總數增至55處,位居世界第一。

  新京報訊 今年世界遺產大會6月30日-7月10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庫舉行,計劃審議35個新申報遺產項目。我國“良渚古城遺址”和“中國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參加本屆世界遺產大會審議。7月5日和6日,這兩個項目雙雙獲準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良渚古城遺址是中國五千年文明的重要實證,證明在距今5000年前,長江下游已經進入古國文明的階段,被考古專家稱為“中華第一城”。

  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是我國第一塊、全球第二塊潮間帶濕地世界遺產,填補了我國濱海濕地類型世界自然遺產空白,將成為東亞—澳大利西亞水鳥遷飛路線乃至全球候鳥棲息地保護的典范。

  世界遺產大會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的例會,每年召開一次,主要職責是審議、批準新申報項目入選世界遺產名錄。截至目前,我國共有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55處,其中文化遺產37處,自然遺產14處,文化和自然雙重遺產4處。

  ■ 解讀

  中華五千年文明最重要實證之一

  一直以來,中華文明有“上下五千年”之稱,但中華文明的起源和早期發展沒有被文字直接記載下來,如何證明“五千年文明”的實際存在?良渚古城就是最重要的實證之一。

  為了為中華五千年文明尋找證據,2001年,我國正式提出“中華文明起源與早期發展綜合研究”項目。2004年-2015年,探源工程實施了4個階段的研究并結項,在距今5500年-3500年的重要都邑性遺址開展大規模考古調查和發掘。

  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王巍介紹,良渚遺址修建于大約5000年前,為了防止山洪對城的侵害,先動員人力修了一個長3.5公里、寬十幾米的巨型水利工程。良渚古城中心部位有巨大的高臺,圍繞高臺修建了約300萬平方米的城址,最新發現表明,內城外面還有一個更大的城址。

  據初步估算,這樣的工程量,如果動用1萬個勞動力也需要10年甚至更長時間。這么大規模的工程,僅僅靠一個部落或者一個聯盟是不可想象的,應該是動員了相當廣闊地方的人力。

  良渚古城遺址揭示了中國新石器晚期在該區域曾經存在過的一個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的、出現明顯社會分化和具有統一信仰的區域性早期國家,印證了長江流域對中國文明起源的杰出貢獻。

  世界遺產委員會認為,良渚古城遺址為中國以及該地區在新石器晚期到青銅時代早期的文化認同、社會政治組織以及社會文化的發展提供了無可替代的證據。該遺址揭示了從小規模新石器時代社會向具有等級制度、禮儀制度和玉器制作工藝的大型綜合政治單元的過渡,代表了中國在5000多年前偉大史前稻作文明的成就,是杰出的早期城市文明代表。

  除了高等級的宮殿之外,也修建了高等級的墓葬。一個墓里往往有上百件隨葬品,尤其是有制作精良的玉琮、玉璧等玉器,及制作非常精致的武器——玉鉞,有的短柄鉞還有玉質裝飾,顯然是軍事指揮權力的象征。

  “所以我們說這是一個階級分化相當嚴重的社會,這是一個產生了王權的社會。”王巍說,“我們認為,以良渚古城為代表,在長江下游地區,距今5000年已經進入了古國文明的階段。”

  良渚古城遺址保護面臨三大難點

  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代表中國政府在發言中表示,良渚古城遺址是中國20世紀的重大考古發現,是見證中華5000多年文明的重要文化遺址,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將成為全人類共同的寶貴財富。

  良渚古城遺址保護面臨三大難點:良渚古城遺址作為遠古遺留至今的土遺址,對外部環境較為敏感,保護難度大;良渚古城遺址點多面廣,保護難度大;遺址地處經濟快速發展地區,遺址保護影響范圍近100平方公里,而考古發掘依然不斷有新發現,處理好經濟發展和遺產保護的關系難度大。

  對良渚遺址的保護和管理工作,國家文物局要求嚴格按照規劃、實施、監管、評估和反饋的循環機制實行。目前良渚古城遺址遺產監測預警系統平臺,已經實現對遺址進行動態實時監測。

  良渚古城遺址

  良渚古城遺址位于浙江杭州,是太湖流域一個早期區域性國家的權力與信仰中心,現存規模宏大的城址等相關遺址,出土了以玉器為主的大量文物。

  申報范圍包括14.3平方公里的遺產區和99.8平方公里的緩沖區,遺產構成要素包括公元前3300年-公元前2300年的城址,功能復雜的外圍水利工程和分等級同時期的墓地(含祭壇)等,同時一系列以象征其信仰體系的玉器為代表的出土文物也為其內涵及價值提供了有力佐證。

  ■ 解讀

  珍稀瀕危候鳥保護的不可替代的自然棲息地

  該遺產地位于東亞-澳大利西亞水鳥遷飛路線(EAAF)的中心位置,每年有鶴類、雁鴨類和鸻鷸類等大批量多種類的候鳥選擇在此停歇、越冬或繁殖。其中受脅物種數達23種,幾乎覆蓋該遷徙路線所有的25種受脅物種;遷徙路線的16處潮間帶水鳥生物多樣性關鍵區域中,有7處位于黃(渤)海區域。

  在這片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潮間帶灘涂上,全球極度瀕危鳥類勺嘴鷸90%以上種群在此棲息,最多時有全球80%的丹頂鶴來此越冬,瀕危鳥類黑嘴鷗等在此繁殖,數量眾多的小青腳鷸、大杓鷸、黑臉琵鷺、大濱鷸等長距離跨國遷徙鳥類在此停歇補充能量。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認為,這里是珍稀瀕危候鳥保護的不可替代的自然棲息地,具有全球突出普遍價值。

  鹽城地處江蘇沿海中部,位于長江三角洲城市群北翼,擁有4553平方公里的中國最大沿海灘涂面積,同時擁有珍禽、麇鹿兩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但作為近海生物重要棲息繁殖地、鳥類遷徙中轉站的濱海濕地,一直是我國濕地保護的“弱項”,長期以來因為圍填海等人工項目導致面積銳減、生態破壞。

  2016年,江蘇鹽城正式啟動黃海濕地申報世界自然遺產工作。鹽城黃(渤)海濕地作為江蘇省首個世界自然遺產申報項目,同時也是長三角城市群中唯一一處具備申報世界自然遺產潛力的區域,受到高度重視。推動黃(渤)海濕地申報世界自然遺產,被寫進2018年江蘇省政府工作報告。去年4月,國務院正式同意鹽城黃海濕地作為2019年國家申報世界自然遺產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