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貸”涉案4億元涉及6萬余人 犯罪集團17人獲刑

旅順廣播電視網綜合 劉 欣2019-07-03 11:02:53
瀏覽

  6萬余人先后被騙,涉案金額4億元

  浙江紹興:一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一審17人獲刑

  訂立虛高借據、軟暴力催收、購買個人信息實施犯罪……6萬余人先后被騙,4.3萬余人遭敲詐勒索,20余萬條公民個人信息遭遇泄露,涉案金額達4億余元。在不到兩年里,陳某某等人惡勢力犯罪集團利用“套路貸”瘋狂斂財,并造成了1名被害人自殺的嚴重后果。

  7月1日上午,經浙江省紹興市檢察院提起公訴,紹興市中級法院對陳某某等人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公開宣判,一審以被告人陳某某犯詐騙罪、敲詐勒索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罰金650萬元;判處曹某某等其余16人有期徒刑十年至一年零五個月不等,各并處罰金。

 

  大二學子服毒自殺

  2018年1月24日,接到兒子自殺電話的梁某夫婦趕緊從溫州趕回紹興,然而幾經轉院,兒子小梁還是在兩天后去世。經鑒定,小梁系服用秋水仙堿導致急性中毒身亡。

  在紹興某技術學校讀大二的小梁每月都有2000多元的生活費,其日;ㄤN理應不存在問題。但是從2017年7月開始,小梁的親戚陸續接到了催債電話,原來小梁背著他們,偷偷通過“米房”“壹周金”等多個網絡平臺借了高利貸。雖然一開始都只是兩三千塊的借款金額,但隨著貸款利息的不斷累積,小梁只好在別的網貸平臺借款補之前的利息。因沒能及時還款,催收人員就根據他借款時留下的通訊錄逐個打電話要債。

  為了替兒子還錢,梁某夫婦背負了10多萬元的債務。直到小梁去世,還有2萬余元“欠款”沒有還清,催款電話仍在不斷打來。

  而上面提到的“米房”和“壹周金”兩個平臺,就是由陳某某為首的惡勢力集團一手操控的。

  事實上,遭遇陳某某等人“套路貸”黑手的,遠不止小梁一人。

  2016年初,還在四川從事房地產投資的陳某某受老鄉陳某豐(另案處理)邀請,開始了網絡高利貸生意,從一開始的年息30%,到最后的“借一押一”,他們逐漸摸索出一條在線審核、打欠條、放款、催收的完整放貸流程,并先后研發“米房”“壹周金”兩套平臺。隨著客戶越來越多,同年3月,陳某某注冊成立了浙江感恩投資信息咨詢有限公司,開始“單干”。

  公司內部設話務部、審核部、財務部,2018年1月,公司又成立催收部,各部門間的分工十分明確:以“無抵押,秒下款”為誘餌吸引借款,將“借款”金額的首期“利息”扣除后發放給被害人。之后通過短期內支付高額“利息”、“展期費”、提高“借款”額度、繼續簽訂金額更大的虛高“借款”協議等方式,不斷惡意壘高“債務”,騙取被害人交付財產。通過上述手段,該犯罪集團共騙取6萬多名被害人合計人民幣2.9億余元,扣除本金后實際騙得1.4億余元。

  隨著犯罪行為的不斷升級,以陳某某為首要分子,被告人曹某某、蔡某某、何某某、吳某某等人為重要成員,話務部、審核部、財務部、催收部等部門成員組成的惡勢力犯罪集團逐步形成,該集團為非作惡,欺壓百姓,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了惡劣社會影響,其中除被害人小梁服毒自殺死亡外,被害人董某某也因不堪精神折磨跳樓自殺,造成尾骨粉碎性骨折。

  按時還款就沒事了?沒那么容易

  高額利息著實不假,但是不是只要按期還款就沒事了?事情遠沒有那么簡單。

  在通過“審核”,進入“打欠條”環節后,該犯罪團伙的“套路”便接踵而至:在“借一押一”的借款模式下,被害人需要在“米房”“壹周金”等公司平臺簽訂借款金額兩倍的借款協議,超過本金部分為押金,用于逾期時進行扣除。協議借款時間一般為一周,號稱年利率為24%左右,“符合國家規定”。

  其實24%在這里指的是周息,實際操作中往往接近30%,且在第一期放款時已被扣除,所謂的一周也只有6天,逾期利息更是達到了驚人的每天20%——當然這只有在被害人逾期后才會得知。也就是說1000塊錢的借款,需要簽2000元欠條不說,首期到款僅有700元。第7天就開始,本金以外的1000元押金就以每天200元進行扣除,沒幾天就扣完了。

  此時財務人員會“好意”提醒被害人:“展期不算逾期”“不逾期就可以繼續借款”,誘惑被害人與其他財務簽訂更高額的借款合同用于“展期”或還本付息。為了還清高額的利息和展期費,被害人往往只能從該公司其他財務人員或其他網絡平臺借款,拆東補西,不知不覺中“雪球”越滾越大。

  即便是按期還清所有欠款,財務人員仍會以“信用好,可以提高額度”為誘餌,不斷推薦其他財務人員,引誘借款人簽訂更高額的借款合同,進而壘高債務。

  淫穢短信威脅,揚言上門催收

  面對比本金還要高的利息和展期費,被害人不肯還款怎么辦?此時就輪到催收部“出馬”了。

  根據借款時收集的被害人手機號碼、通訊錄、個人手持身份證照片等信息,何某某、吳某某等催收人員通過電話或微信辱罵、威脅、恐嚇、發送附有被害人頭像的淫穢、侮辱短信或圖片等方式,強行索要借條金額的虛高債務,甚至揚言“上門催收”。同時,催收人員還配合“呼死你”“轟炸機”等強制撥號軟件進行電話轟炸,對被害人及其家屬持續施加壓力。截至2018年2月,該團伙共計向4.3萬余名被害人索要資金1.5億元。

  在平臺的宣傳推廣上,陳某某等人也下了“很大功夫”:一方面該團伙人員通過QQ群、貼吧等發布貸款信息吸引客戶,另一方面他們還找了3000余名中介進行推廣,中介不光幫助發布廣告,還在不同借貸公司之間進行“客戶引流”,誘導被害人從其他平臺借款用以歸還高額利息。此外,該團伙還以每條10元的價格從阮某(另案處理)處購得包含征信信息、通信記錄等在內的公民個人信息共計20余萬條。根據個人信息,話務人員得以“定向致電”,大量的被害者因此落入圈套。

  從2018年2月開始,陳某某等人被公安機關先后抓獲。該案也被列為浙江省掃黑辦督辦案件。

  檢察機關受理此案后,通過細致審查發現,公安機關僅以該犯罪集團收取的8000余萬元“收益”為涉案金額,但綜合全案分析該犯罪集團還以“逾期費”“展期費”“押金”等多個名目騙取被害人資金,通過調取轉賬憑證、聊天記錄等證據,還原事實全貌,最終確定該案的涉案金額達4億余元。此外,鑒于該案被害人眾多且遍布全國各地,面對被害人出于擔心報復等疑慮,承辦檢察官赴湖南、四川、云南等十余個省市尋找了數十名被害人了解案情,不斷爭取被害人配合。經過不懈努力,終于夯實了相關證據,引導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形成140余冊案卷材料,構筑起完整的證據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