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黃春發:三次被追逃 出獄5年后當省政協委員

旅順廣播電視網綜合 劉 欣2019-07-04 09:09:09
瀏覽

  “逃犯”黃春發:三次網上追逃,出獄5年后當省政協委員

  2019年6月,身為河南省孟津縣政協常委的黃春發,已處于“失聯”狀態。此時的他,已被江西上饒警方列為上網追逃對象,而這是16年來,黃春發第三次被追逃。

  16年前,時任江西上饒市市委書記余小平在家中自縊身亡。與余小平交往密切的福建商人黃春發,被江西省紀委通報稱為余小平自殺的“重要涉案人”,并由江西警方上網追逃。2005年,黃春發在河南落網,后被判刑三年。

  數年沉寂后,黃春發成為河南洛陽多個土地開發項目的操盤人。至2013年,黃春發一躍成為河南商界名流,當選政協第十一屆河南省委員會委員、政協第九屆孟津縣委員會常委。《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章程》第三十七條規定,“被判刑以及涉嫌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處理的”,不得提名或繼續提名為委員人選。

  僅僅兩年后,黃春發因涉嫌行賄當地一名官員,于2015年再次被網上追逃。最后,由于行賄情節未被認定,黃春發全身而退。

  2018年11月,因在河南省孟津縣土地開發中被原合作伙伴報案稱涉嫌合同詐騙,黃春發第三次被追逃。知情人透露,至2019年6月,黃春發去向暫時成謎。

  就算是在被江西警方列為網上追逃對象后,黃春發仍為孟津縣政協常委。孟津縣一位官員向新京報記者證實,縣政協常委人選需由縣委決定,目前尚未接到縣委取消黃春發政協常委資格的通知。

“逃犯”黃春發:三次被追逃 出獄5年后當省政協委員

  2019年6月12日,童國雄的代理人向記者指出萬國商匯項目所在地,仍有大片土地未開發。 新京報記者 盧通 攝

  縣政協常委成追逃對象

  直到今年7月初,黃春發的頭像依然保留在河南省孟津縣政協官網的常委介紹頁中。根據官方介紹,其身份為“洛陽合一集團董事長”。

  公開資料顯示,1973年出生的黃春發是福建省南安市水頭鎮人,2005年在河南安陽被警方抓獲后,便極少再引起公眾關注。至2012年,黃春發已轉戰河南省孟津縣,成為當地“萬國商匯”項目操盤人。

  新京報記者獲取的資料顯示,2012年5月30日,由黃春發實際控制的廈門合一集團與孟津縣政府簽訂《中部產業集群(國際商匯新區)項目協議書》。協議約定,孟津縣政府提供位于孟津縣城與洛陽市區之間的10000畝左右土地,由廈門合一公司負責土地一級開發,即將土地由不具備城市基礎設施的“生地”開發成“熟地”。

  協議約定,項目土地出讓金政府按5萬元每畝收取,這意味著,開發完成的“熟地”經招拍掛后獲取的土地出讓金,政府每畝只留5萬,剩余全部返還黃春發公司用于基礎設施建設。同年6月18日,廈門合一公司在孟津縣成立洛陽合一公司作為落地公司負責項目開發,股東為黃春發的兒子黃榮燦、二妹黃寶月。

  江西上饒商人童國雄說,2011年他經朋友介紹與黃春發結識后,投資萬國商匯(改名前稱“國際商匯”)項目。2012年8月22日,童國雄、徐定榜與黃春發父親黃金環簽訂洛陽合一公司股東協議書,約定原股東黃榮燦、黃寶月把股份分別轉讓給黃金環50%、童國雄35%、徐定榜15%;項目前期投資約5億元,由三人按占股比例共同出資,黃金環出資部分由童、徐二人墊付。

  童國雄透露,因項目是黃春發拿的,協議規定他們進入項目還需向黃春發支付5000萬元作為補償,前期投資的資金也幾乎全由他和徐定榜墊付。截至2013年9月童、徐共投資2.2119億元。但股東協議書同時規定了洛陽合一公司作為該項目主體開發地位的條款,這讓他們認為有了保障。

  協議書規定,“萬國商匯新區項目的所有權利義務由洛陽合一公司獨立承擔,所有與孟津縣政府的手續需全部歸屬于洛陽合一公司名下。”同日簽訂的補充協議規定“廈門合一公司不得就該項目與其它主體有任何的協議和承諾”。

  但童國雄發現,在他和徐定榜不知情的情況下,廈門合一集團與孟津縣政府簽了另一份協議。

  這份簽訂于2013年9月26日的《中部產業集群(國際商匯新區)項目補充協議(一)》規定,對于廈門合一公司在項目規劃區域內招商引進的公司摘牌的土地,享受2012年5月30日所簽項目協議書約定的,“由乙方(廈門合一公司)及其子公司、參股公司、控股公司摘牌的政策。”而由此產生的款項,則由孟津縣政府按相關程序支付給廈門合一公司。

  童國雄說,這就意味著,本來該返還給洛陽合一公司的錢,全部進了廈門合一。童國雄統計,2013年8月至2016年1月,共有洛陽心建等六家公司參與了萬國商匯土地招拍掛。一位知情人估計,由此產生的土地出讓金返還款超過2.6億元,均未回到洛陽合一公司。

  “這是詐騙。”童國雄說。2018年6月,童國雄一方向江西省上饒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報案。新京報記者獲取的資料顯示,上饒市警方受案初查后,于2018年8月10日對黃春發等人涉嫌合同詐騙立案偵查。2018年11月2日至今,黃春發被上網追逃。

  被江西警方列為網上追逃對象后,至2019年6月,黃春發仍為孟津縣政協常委。孟津縣一位官員向新京報記者證實,縣政協常委人選需由縣委決定,目前尚未接到縣委取消黃春發政協常委資格的通知。

  市委書記自殺的“重要涉案人”

  這并不是黃春發第一次被江西警方追逃。2003年9月,因是上饒市原市委書記余小平自殺的“重要涉案人”,黃春發被江西省公安廳經偵總隊上網追逃。

  2003年8月26日,時任上饒市委書記余小平在家中自縊身亡。《檢察風云》2004年第10期《市委書記余小平自縊調查》一文,曾披露余小平自殺前后的細節及其與黃春發的交往。

  2004年7月5日,江西省紀委通報余小平被雙開的消息,其中一條違紀事實與黃春發相關。通報稱,2002年夏天某晚,黃春發曾介紹一失足婦女與余小平發生性關系。上述文章披露,在余小平出事前一天,黃春發就攜款外逃。江西省紀委通報稱,對余小平的調查“因重要涉案人黃春發尚未歸案,待黃春發歸案后再作深入調查”。

  黃春發在江西的發跡史,與余小平的任職軌跡基本吻合。黃春發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外出經商闖蕩,先是在湖南做煤炭生意,后轉至江西宜春做石料生意,與時任樟樹市副市長余小平結識。此后,黃春發在大京九加油城項目上發跡。

  1995年,黃春發在樟樹投資興建大京九加油城,當時,大京九加油城是由粵入贛最大的一座加油站,共有10車道、16臺加油機。上述文章披露,加油站的紅火得益于政策傾斜,大京九加油站興建時占地40畝,土地轉讓價格為2萬元每畝,按當時的市場價,土地出讓價格應在20萬元每畝。